首页  >  学员风采  >  影像  >  红色家风暖人心

红色家风暖人心

2016-12-28 09:45:00   作者:administrator   来源:全国青少年井冈山革命传统教育基地管理中心

  基地“革命后代讲家风”授课老师刘松柏的父亲刘型是一位井冈山时期的老红军,每每刘松柏老师在基地上课,回忆起父亲点点滴滴的故事,她就想起了当年共产党领导的红军,想起了红军的草鞋。

  爬雪山生病,喝下清凉油振奋精神;过草地太饿,50人分一个蔓菁充饥;征途太远,一双草鞋甩开飞机大炮......听听刘松柏老师口中的老故事,想象一下当年革命先辈们奋斗的情景,红军用灵魂与信念熬成的一碗"励志鸡汤",你我共饮。

 

井冈山回忆

 

  1970年父亲重上井冈山,跟接待他的井冈山革命博物馆的同志回忆到在井冈山时期的艰苦斗争的岁月,父亲说:“我从长征之前的7、8年的时间里,我没有穿过(布)鞋、没有用过蚊帐、没有盖过被子。我们穿的都是草鞋、铺的、盖的都是稻草。”

 

  我知道了父亲的这段回忆,我感到简直太不可思议!7、8年没穿过鞋、没有盖过被子!这日子可怎么过呀!我们现在到井冈山讲课,天冷了,还要开空调、开电褥子。过去的气温比现在还要低啊!

  父亲还回忆道:“我们在井冈山时期,大家官兵一致,从毛委员到伙夫,大家都一样!”

  井冈山时期的老红军们,他们那时是那样的艰苦,但他们却觉得幸福。

(1970年刘型、萧克、刘俊秀重上井冈山) 

 

 

爬雪山发烧掉队,喝清凉油救命

 

  父亲回忆长征时曾说:“那时,我们在过金沙江时,战士们把仅有的冬衣都送给当地极度困难的老百姓了,现在要穿着草鞋、穿着单衣过雪山,简直太困难了。”父亲就是穿着草鞋、穿着单薄的军衣、穿着一件毛背心度过了高度为4900米的雪山——夹金山,当地的老百姓说:“夹金山是一座神山,只见人上去,不见人下来,这是仙女才能翻过的雪山。”部队要求战士们,在中午12:00太阳下山以前,一定要翻过最高峰,下午才不至于被冻死在雪山上。父亲和战友们,抱团躲过风暴雪。

 

  在过雪山时,他发烧了,掉了队,他很焦急,他想:我要求战士们中午以前要翻过最高峰,我作为党员、作为干部,我应该带头做到。这时,他翻遍了全身,身上没有任何的药品、食品,也没有为了御寒的辣椒和大蒜等东西,只摸到了一盒老虎油(现在叫清凉油),他急中生智把这盒老虎油吃了下去,他清爽了,追上了队伍。父亲说:“是这盒老虎油救了我一命。”

 

草地救战友

 

  父亲从小家境贫寒,小时候,没有鞋穿。参加了红军,自己能够打草鞋了。没有鞋及穿草鞋的日子,伴随父亲将近半生,所以父亲才会对草鞋怀有那样的感情,记忆才会那样的深刻。

  父亲在穿草鞋过草地时,看见战友晕倒,他给战友喂了粮食,把他救活,并把自己的粮食分给他一半。

  父亲看见战友李雪三,草鞋也走坏了、脚也走烂了,草地里的水很多是有毒的,他很难完成长征的任务。父亲看见他的狼狈样,立刻从怀里掏出一双草鞋,送给他,可他自己也没有多余的草鞋了呀!

 

  在长征途中,粮食、草鞋就是人的生命线呀!父亲就是这样救助自己的战友。解放后李雪三中将回忆说:“正是刘型送我的这双救命的草鞋,使我完成了长征的任务!”  

  到了延安,父亲已经是军级干部了,甚至在和母亲结婚时,他仍然穿着草鞋。他时刻保持着坚定信念、艰苦奋斗、开拓进取、英勇向前的井冈山的革命精神。

 

一个蔓菁50人分

 

  使我记忆犹新的是:父亲去世前23天,我们接他回家照相时,他还深情地、气喘嘘嘘地讲着红军过草地的故事,为什么他对过雪山、过草地的事情记忆犹新呢?因为他在1、2、4方面军都呆过,他3次过雪山、草地。

 

  那天,他讲:“在红军长征过草地时,非常艰苦,没有吃的,找到了蔓菁,你们知道什么是蔓菁吗?”我们都说:“不知道。”我爱人梁汉平说:“蔓菁呀!我知道,长的像萝卜,吃起来发哏,不好吃!”父亲接着说:“当时一个不大的蔓菁分给50个人吃。”听了父亲的话,我浮想联翩,对那个不大的蔓菁,如何分给50个人吃呢?肯定是:每个红军战士咬一小口,然后传给下一个人吃,下一个人咬一小口,再传给下一个人,直至分给了50个人吃。人最宝贵的是生命,而生命属于人只有一次,每一个红军战士,他们是那么的高尚,他们总是把生的希望留给战友,把死的危险留给自己。

 

魂系井冈

 

  1981年父亲病重住进了北京医院,他不放心我们子女的情况,专门要我母亲查查我们三个子女有没有买过走私的电器,有没有灰色收入等问题。我们三个子女都是在基层踏踏实实地工作着,我哥哥在研究所做技术工作,我姐姐在大学当老师,我在发电厂做技术工作,直至退休。母亲给他讲了:我们的子女们都没有这些问题。他放心了。

  他的雄心还很大,对前来看望他的总书记胡耀邦同志说:“我出院后,一定要完成你交给我的撰写井冈山革命斗争史的任务。”但他没来得及完成任务。

  他昏迷时,有时用脚在床下直摸,我母亲程宜萍问他:“老头子,你干什么呢?”他说:“我在找草鞋呢,要上山了!”我哥哥在一旁说:“你在后方指挥,我们上前线去!”父亲立刻回答说:“你们去不行,我要亲自去!”说完站起来就走,我哥哥只好提着点滴瓶子,跟在他后面走。

  有时候,我爱人梁汉平陪着他,他站起来,双手在头上做动作,我爱人问:“爸,你在干什么?要不要我帮帮你?”他说:“你听!……军号响了,要出发了!我在带军帽呢!”父亲是从井冈山走出来的革命战士,一个70多岁的老人,在他弥留之际,在他昏迷时,他不思、不想、不推理,没有正常的逻辑思维,但在他的骨子里,在他的心里还是把自己想成一名红军战士,他刻骨铭心的惦念着井冈山,魂系革命战争年代:“你听!军号响了,要出发了!”为了世界大同,他又穿起了草鞋,带上了军帽,开始了新的长征了!

 

  父亲走了,他没有给我们3个子女留下任何一句话,甚至也没有给我母亲留下任何交代,他没有给我们留下存款,没有给我们留下一间房屋,没有给我们留下一陇地产,而他给我们留下的是红军的精神!他是我心中永远的红军!1981年父亲病重住进了北京医院,他不放心我们子女的情况,专门要我母亲查查我们三个子女有没有买过走私的电器,有没有灰色收入等问题。我们三个子女都是在基层踏踏实实地工作着,我哥哥在研究所做技术工作,我姐姐在大学当老师,我在发电厂做技术工作,直至退休。母亲给他讲了:我们的子女们都没有这些问题。他放心了。

  他的雄心还很大,对前来看望他的总书记胡耀邦同志说:“我出院后,一定要完成你交给我的撰写井冈山革命斗争史的任务。”但他没来得及完成任务。

 

  他昏迷时,有时用脚在床下直摸,我母亲程宜萍问他:“老头子,你干什么呢?”他说:“我在找草鞋呢,要上山了!”我哥哥在一旁说:“你在后方指挥,我们上前线去!”父亲立刻回答说:“你们去不行,我要亲自去!”说完站起来就走,我哥哥只好提着点滴瓶子,跟在他后面走。

  有时候,我爱人梁汉平陪着他,他站起来,双手在头上做动作,我爱人问:“爸,你在干什么?要不要我帮帮你?”他说:“你听!……军号响了,要出发了!我在带军帽呢!”父亲是从井冈山走出来的革命战士,一个70多岁的老人,在他弥留之际,在他昏迷时,他不思、不想、不推理,没有正常的逻辑思维,但在他的骨子里,在他的心里还是把自己想成一名红军战士,他刻骨铭心的惦念着井冈山,魂系革命战争年代:“你听!军号响了,要出发了!”为了世界大同,他又穿起了草鞋,带上了军帽,开始了新的长征了!

 

  父亲走了,他没有给我们3个子女留下任何一句话,甚至也没有给我母亲留下任何交代,他没有给我们留下存款,没有给我们留下一间房屋,没有给我们留下一陇地产,而他给我们留下的是红军的精神!他是我心中永远的红军!

  革命时期艰苦,在井冈山时期刘型盖稻草过冬,爬雪山时喝清凉油赶上部队,过草地时他送粮食与草鞋救战友,与战友50人分一个蔓菁。

  革命成功后,他却仍然穿着草鞋,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作为一名军级干部,不用职权给子女提供便利,在弥留之际仍不忘革命,不忘为同胞而战斗。死后,能给子女的,也只有他的红军精神。

 

分享到:

关于我们 电话:0796-6563906

对外合作 传真:0796-6563909

版权所有全国青少年井冈山革命传统教育基地管理中心     备案号 京ICP备05067399号-7

官方微博

微信公众平台